研究波利娜的生平,我第一次看到了硬幣的另一面,從中看到了18世紀英國女性的生活狀態……希望本書能夠引領著讀者去品味波利娜一生中的起伏曲折,這些起伏折射出了拿破侖的榮耀和沒落
  □弗洛拉·弗雷澤
  《法蘭西帝國玫瑰》得以在中國出版,令我無比歡喜。小時候,我讀過許多關於公主的傳說故事,這些故事流傳於歐洲和亞洲,而我最喜愛的宮廷女性中,就有來自中國的公主們。這些生活於宮闈之中的女人,她們的名字嬌媚動人,散髮著芬芳的氣味,一如她們的秀髮和裙裾。
  當我撰寫《法蘭西帝國玫瑰》時,我又回想起了那些傳說中的公主們。我所讀到的故事中的中國公主,多半善良而忠誠,深得皇帝的寵幸。而我們的這位公主,則內心強大,外表美麗,無視哥哥拿破侖皇帝的至上權威,沒有第二個人有她這樣的膽量。其實,波利娜也是一個忠誠的典範,她是拿破侖所有兄弟姐妹中唯一一個陪伴被流放的他前往厄爾巴島的。1815年,當拿破侖兵敗滑鐵盧,再次被放逐到南大西洋中岩石嶙峋的聖赫勒拿島之後,她也隨時準備去陪伴她的哥哥,只是拿破侖的離世終止了她的行程。
  拿破侖戰爭在不同國度不同作家的筆下呈現出不同的色彩和節奏。法國作家司湯達親歷歷史的角度顯然不同於英國作品,比如像《名利場》中所做的呈現,同樣,也不同於俄國人的角度,比如像《戰爭與和平》。至於波利娜,她是一條副線,有時甚至是這條副線上的一根斜出的枝丫,但自始至終她都受到那個戲劇性時期的中心人物最溫柔的寵愛,這個人物就是她的哥哥拿破侖。
  在拿破侖統率意大利軍團取得洛迪和里沃利會戰的勝利後,她隨他去了米蘭。當她嫁給第一任丈夫勒克萊爾將軍時,很低調地住在巴黎領事區,她會去梅爾梅森城堡拜訪拿破侖和約瑟芬。帝國時期,在她嫁給博爾蓋賽王子後,她居住在奢華的沙羅斯特府邸,當年,威靈頓公爵出任駐法英國大使,買下了這座府邸,直到今天它還是巴黎的英國大使館。拿破侖被流放到厄爾巴島時,她陪伴在側,並請求能夠隨他同去聖赫勒拿島。研究波利娜的生平,我第一次看到了硬幣的另一面,從中看到了18世紀英國女性的生活狀態。
  雖然在以往的書中我很少正面描寫拿破侖戰爭,但這場歷時持久,席卷歐洲的衝突一直是個時代大背景,它所帶來的焦慮、危險和動蕩無所不在,揮之不去。而且,這場戰爭的變幻莫測直接影響到了這些人物以及她們的生活,無論是對愛瑪,還是對卡羅琳皇后,或者六位公主。他們中的兩位保護者,納爾遜勛爵和布倫瑞克公爵,都犧牲在對抗拿破侖的戰場上,而喬治四世卻是因為威靈頓公爵在滑鐵盧擊敗法國皇帝而成為勝利者。在我以往的描述中,拿破侖就像一條潛龍,躺在陰影里,任人評說。但在《法蘭西帝國玫瑰》里,拿破侖走到了舞臺的中央,陪伴著他的妹妹,既是她的保護者,又是損害者。不過,對於法蘭西來說,他又何嘗不是如此。
  我希望本書能夠引領著讀者去品味波利娜一生中的起伏曲折,這些起伏折射出了拿破侖的榮耀和沒落。在拿破侖勢力上升時期,她傳聞不斷,黑人和白人的情夫,甚至有關她和拿破侖的不倫傳聞也和她如影隨形。這些傳聞有些真有些假,在傳播的過程中,也一直被添油加醋。
  然而,波利娜對這些傳言毫不在意。當她享受著歐洲最美麗的女人這個名聲,大量定製或重制奢華珠寶,在衣著打扮上花費大量的時間之際,她沒有辜負自己那被稱為像極了雕像《美第奇的維納斯》的面孔和身材,畢竟那是“造物主的饋贈”。無論是在意大利,還是在巴黎,波利娜和她的哥哥一樣,總是任由他人評說,依然我行我素,他們兄妹都是看重實際,真性情的人。因此,她對皇室生活的看法總是簡潔、一語中的的,閃爍著世俗的才智。
  (本文為《法蘭西帝國玫瑰》自序)
  (原標題:帝國玫瑰的傳奇人生)
創作者介紹

林莉

er16erzin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