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點錢財,用殘忍手段,將包括兩個幼童在內的廣州番禺區一家六口全部殺害。
  18日上午,犯如此深重罪行的凶手蘇永勝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番禺刑事法庭聽判。
  法院判決認為,被告人蘇永勝視人命如草芥,罪行極其嚴重,社會影響極其惡劣,依法以搶劫罪判處死刑。
  宣判中,蘇永勝落淚,這與他殺人後留在案發現場18個小時、沖洗屍體、毀滅證據等殘酷形象形成了反差。
  宣判後,蘇永勝表示服判不上訴,但其一眾家屬卻稱“事有冤枉”、呼喊上訴。
  廣州中院資深刑事法官剖析此案認為,蘇永勝及其家屬的種種表現,折射出對他人生命權的漠視,這種心態尤須引起重視和反思。
  犯罪動機??
  玩網絡游戲欠錢
  曾驚動羊城、備受關註的廣州番禺區一家六口遇害案18日宣判。
  被告人蘇永勝,男,現年30歲,漢族,出生地河南省太康縣,文化程度初中。
  法院審理此案時發現,蘇永勝並非窮困潦倒之人。案發前,其月工資有4500元,正值青壯年,但卻因貪戀網絡游戲而致入不敷出。
  蘇永勝的姐姐稱,蘇永勝近年與妻子離婚,他有兩個孩子留在河南老家寄養,跟著自己一起在番禺區某工廠打工。由於此前在老家蓋房時欠了她幾萬元,故才每月扣下部分用於還債。案發前,還有一個老鄉為了幾千元向蘇永勝追債。
  “玩的網絡游戲,有一種變相賭博的性質。沾染以後不能自控,多年都沒有攢到錢。”蘇永勝稱,他玩的網游叫作《完美世界》。因為“打怪升級”時點爆了網友的裝備,他主動提出賠償,由於對方說裝備總價值6800元,而自己的工資又主要由姐姐掌控,故無法兌現諾言,遂起了入室搶劫的歹念。
  蘇永勝說,因為這些債務問題,也因為長期浸淫暴力網絡游戲,他在案發前心情非常急躁,並由此產生了攔路搶劫或者入戶盜竊的念頭。“我身板兒小,覺著攔路搶錢也打不贏,就想到去小區裡面踩點盜竊……”
  案情回放??
  一家六口被“蜘蛛賊”殺害
  2014年4月29日,番禺區大石街某小區21樓的住戶發現,自家天花板滲水嚴重,導致停電。此前,樓上22樓的住戶家,深夜發生過打鬥,但是如今去敲門卻無人應答。當開鎖匠打開房門後,發現住戶全家6口全都被人殺害。
  廣州警方迅速偵查,並於5月3日凌晨將嫌疑犯蘇永勝抓獲歸案。
  蘇永勝供認,4月27日上午,他竄至番禺區大石街某小區居民樓天台,發現樓下住戶打開的窗戶具有可乘之機,遂鎖定在此作案。殺害住戶6人後,蘇永勝搜得現金人民幣6800餘元、銀行卡6張、銀行U盾3個及手鏈一條。
  作案過程異常凶殘,也發出了很大的聲響,然而,蘇永勝在殺人後在被害人家中待了18個小時,抽煙喝酒,還衝洗了房間和所有屍體,走的時候沒關水閥,這才發案。
  庭審顯示,蘇永勝是隨機選擇地點作案,之前和被害人一家毫無恩怨,究竟為何殺人全家、連2歲幼童都不放過呢?
  蘇永勝供述,他翻窗入戶後,先在客廳內看到了獨自熟睡的宋大爺,意圖用羊角錘將宋大爺打昏,但卻驚醒了受害人。“家中一老一少兩個男主人開始時合力把我打倒了。”蘇永勝說,就在他被打倒在床上時,感覺屁股口袋里有一把水果刀。“自從發現這把刀以後,就已經停不下來了……”判決書顯示,搏鬥的過程中,蘇永勝先用水果刀、後來用鐮刀,砍、刺宋某容和宋某植,宋某植受傷後跑出客房,蘇永勝在擊倒宋某容後追出,並將聞訊站在房門外的婆媳二人葉雪某和被害人金某子砍倒,再將跑至廚房門口的宋某植砍倒。此後,蘇永勝去洗手間沖刷自己身上的血跡,發現之前砍倒的葉雪某沒死,跑到了陽臺,他又將對方拖回屋內後殺害……最後,蘇永勝還殘忍殺害了宋家5歲的女童和2歲的男童,原因只是孩子嚇哭了,他怕被鄰居聽到……
  庭審中,對於為何作案後沒有慌亂逃離,反而清洗屍體和房間,蘇永勝稱是為了告慰死者,檢察機關認定其是試圖毀滅證據,其對生者和死者都毫無人性可言。
  宣判現場??
  “視人命如草芥”獲死刑蘇永勝服判,其家屬卻不服
  18日,廣州中院判決認為,蘇永勝一進屋就試圖用羊角錘將在客廳熟睡的老年男戶主打昏,其本意並非秘密竊取,而是直接實施傷害手段,在驚醒了屋內的其餘被害人後,為了制止被害人的反抗以及害怕兩個幼童的哭鬧引起鄰居的註意而暴露,蘇永勝分別將六名被害人殺害,在確定屋內所有六名被害人均已死亡後,才開始在屋內劫取財物,無論從主觀還是從客觀方面分析,均符合搶劫罪的構成要件。
  法院認為,蘇永勝視人命如草芥,罪行極其嚴重,社會影響極其惡劣,依法以搶劫罪判處死刑。對於死者家屬提出的刑事附帶民事賠償要求,法院依法支持,判決蘇永勝賠償死者家屬9.78萬元。
  宣判過程中,此前受審時表現陰冷、面無表情的蘇永勝卻紅了眼眶,當聽到死刑判決如期而至,家人嚎哭時,這個殺害六人的凶手也終於落淚。
  宣判後,蘇永勝表示服判不上訴。然而令在場媒體記者意外的是,前來旁聽的蘇永勝的家屬們卻高呼“一定要上訴”。
  有記者問其父親,上訴的理由為何?其老父說,“事有冤枉”。記者再追問有何冤枉、是否對死者道歉時,其一眾家屬六人都默不作聲,繼而全都拒絕了採訪。
  記者採訪瞭解到,其父親所謂“事有冤枉”,指的是庭審時,蘇永勝的辯護律師認為,其行為是由入室盜竊轉化產生,其本人搶劫殺人的主觀惡意曾經動搖、其犯意也並非特別強烈。其家屬由此辯護意見認為,蘇永勝還有值得輕判之處。
  法官提醒??
  鄰居未報警 安保存漏洞
  廣州中院資深刑事法官剖析此案認為,蘇永勝及其家屬的種種表現,折射出對他人生命權的漠視,這種心態必須引起重視和反思。尤為重要的是,此案中,還有一些因素“值得深究”,有時,一點互助關懷和謹慎,就能防止悲劇的發生。
  蘇永勝搶劫的起因看似十分簡單,也有些令人不解,其中有無更深層次的原因?蘇永勝長期沉迷於網絡游戲,甚至可能混淆了游戲和真實世界的邊界。當其因玩游戲把網友的裝備“點爆”以後,居然想到以搶劫的方式償還對方,寧肯犯罪也不失信於網友,可見游戲世界在其心目中的重要程度。
  此案發生在住宅小區,為何對蘇永勝多次肆意踩點預備犯罪,其行為沒有被及時發現,甚至案發時無人救援?鄰裡為何沒能守望相助?值得警醒的是,這些現象絕非偶然,鄰裡之間的隔閡和冷漠恐怕值得我們每個人去反思。
  ■記者手記
  對生命須有敬畏心
  案發後人們都在猜測,究竟是何人喪心病狂至此,殘殺老人、婦女、甚至年僅2歲的孩子?
  許多人以為蘇永勝一定是亡命凶徒,然而審訊和調查發現,蘇永勝和普通人並無二致。蘇永勝現年30歲,他有5個姐姐,自己也有兩個孩子,過節時也給孩子郵寄禮物。
  無疑,蘇永勝犯下了不可饒恕之罪。但是如同此案的辯護律師所說,不能通過最後的結果,來倒推得出凶手最初的主觀想法。
  既然蘇永勝不是天生的魔鬼,還是“人”,那麼對於預防犯罪、輓救罪犯,就還有辦法可循。小區安保有疏漏、鄰居們警惕性不夠、被害人自我保護不足,這些都是案發的原因之一,但這些原因有一定的偶然性。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社會原因需要引起警惕,記者搜索了那款令蘇永勝沉溺的網絡游戲《完美世界》,發現該游戲官網的視頻介紹就充斥著不斷殘殺的暴力鏡頭;又還有一些深層原因,比如一些人對生命敬畏心的缺失,對他人生命權的極端漠視……。
  記者在庭審和宣判現場看到,對於法律援助律師為其辯護,對於他自己承認的事情檢察官反覆舉證,蘇永勝本人都不太理解這樣做有何必要。
  蘇永勝是一個連盜竊罪和搶劫罪都分不清的法盲,他不理解,他只求快點宣判。然而,蘇永勝漠視人命,現代司法卻不會“以暴制暴”匆忙落判。法院用了最嚴謹的刑事審判程序審判此案,舉證時甚至細緻到了一絲一毫。
  這是現代法治對被告人權利、對有可能被判死刑之人的審慎與尊重。
  蘇永勝最終流淚,不知他是否感受到了生命應有的尊重,希望他能真正悔過,最終懂得任何人的生命都是最寶貴的,而漠視他人生命,無論怎麼毀滅證據,都必將受到法律的嚴懲。
  南方日報記者 劉冠南
  通訊員 馬偉鋒  (原標題:冷血凶手蘇永勝一審被判死刑)
創作者介紹

林莉

er16erzin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